我们的生物制药战略

百时美施贵宝是生物制药的标杆企业。我们把传统大型制药企业的优势,与现代生物科技公司的灵活创新和企业家精神有机地结合起来。新的生物制药模式使我们专注于尚未被满足的医疗需求、提高研发效率、为患者创造更大价值。创新、选择性整合和不断改进是百时美施贵宝“生物制药战略“的三大策略支柱。

• 创新是我们发展的原动力,通过研发创新药物和采取创新的业务发展模式,不断为患者提供更多有效的治疗选择;
• 选择性整合让我们提高自身竞争力、通过多种合作来优化产品线和我们的价值链;
• 不断改进使我们提升研发效率和生产效率、关注重点领域,更快更好地将创新药物带给患者。

突破自我 成功转型
生物制药,是我们与众不同的标志。2007年,百时美施贵宝开始积极探索,着眼于医药业未来发展方向,创造新型企业模式,成功转型为生物制药的领导者。在转型过程中,百时美施贵宝先后对其非制药业务进行了剥离,包括出售医学影像业务(Medical Imaging),剥离康复宝(ConvaTec)和美赞臣 (MeadJohnson)等,更专注于制药业务。

与此同时,百时美施贵宝打造自身独特的生物制药策略,通过与其他公司联盟、合作或收购,不断提高自身的研发能力,加快新药和治疗方法以及生物制药人才的引入。其中,“珍珠链计划”和“牡蛎计划”,是我们选择性整合策略的典型代表。

珍珠链计划
“珍珠链计划”是百时美施贵宝的独特战略之一。与其他制药公司间的并购所不同的是,我们围绕全球研发重点疾病领域,通过有策略地收购中小型生物制药公司或合作等方式来扩充产品线,引入领先生物研发平台和人才。这些合作与百时美施贵宝自身原有优势相辅相成。这种发展模式具有很强的灵活性,避免了公司之间的合并所产生的问题以及对创新能力的限制。

自2007年战略启动以来,百时美施贵宝不断地在寻找与我们专注的疾病领域相关的“珍珠”。从当年10月收购Adnexus Therapeutics起,公司开展了一系列有选择性地并购和外部合作项目。其中,2011年,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用于治疗转移性黑色素瘤的Yervoy®(ipilimumab)就是公司通过“珍珠链计划”在美国收购获得的;用于丙型肝炎治疗的Lambda干扰素也是通过“珍珠链计划”而获得的。迄今为止,我们已经获取了18颗“珍珠”。“珍珠链计划”大力推动了百时美施贵宝的生物制药战略,极大地丰富了我们的产品线,扩展了我们和合作伙伴的关系,是公司成为生物制药领军企业的重要推动力量之一。

牡蛎计划与“珍珠链计划”相辅相成的是“牡蛎计划”。与“珍珠链计划”通过与外部生物制药企业的合作和收购,来丰富内部研发产品线和生物制药研发能力不同,“牡蛎计划”是指从百时美施贵宝目前充裕的新药研发线中选择有潜力的产品,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重要市场,寻找有共同兴趣点和共同战略的合作伙伴共同投入资源,进行进一步开发。这个计划就好比在牡蛎中掺入沙粒,孵育出明日的珍珠。目前,在中国,我们通过“牡蛎计划”与先声药业就新药研发开展创新合作。